保护动物就不该打死蚊子她让儿子更加从容尊重

发布时间:2019-11-09   转载请注明:http://www.cheat1000.com/tansangniyakexue/2019/1109/1335.html 
字号:

  

保护动物就不该打死蚊子她让儿子更加从容尊重生命

  回国后,3月,正巧赶上野生救援Wild Aid第一次招募中国区的志愿者,Lily报名后很顺利地通过了。 他的床上从头到脚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野生动物毛绒玩具,家里随处可见妈妈在非洲拍摄的照片,他经常跟着妈妈参加Wild Aid野生救援的活动,还曾和父母去东非亲眼见识了“角马大迁徙”…… 从小M1岁多开始,Lily和丈夫就带着他一起旅行,基本都是去自然风光比较好的地方,“我觉得旅游带给他崇尚自然、敬畏自然和生命的心态,进而他也愿意保护自然。” 2018年,夫妻俩又带小M去了肯尼亚甜水保护区,除了看犀牛、追狮子外,他们还特意去了甜水黑猩猩救助中心。 野生救援借助宣传“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以保护动物。成为其志愿者后,Lily逐渐有意识地参加活动,做相关的宣传,并且多次在这个平台上,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分享给更多读者。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抵制水族馆?其实,那些反对意见大都针对的是小场馆不适合大型动物生存,给大家呈现出来的也远离真实。 小象孤儿院会定期发来被认养小象的图文近况。这里的小象孤儿来自肯尼亚各地,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在救援和治疗小象孤儿方面做得最成功的公益机构。 “他本来就对保护大象有一些了解,听说可以认养小象后,他非常高兴。我们先在网上完成了一些认养的手续,所以他也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他自己挑的小象,因为他喜欢小象的名字Wanjala,听上去就像‘忘家了’,他说很像他,爱忘事儿。” Lily是一位野生救援志愿者,致力于非洲大象和犀牛的保护,在她的影响下,儿子小M也对动物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和儿子经常去听北京动物园饲养员杨毅老师的课,也会看他作为嘉宾参与的《动物来了》节目,他不仅讲动物,也会讲到动物园里如何做丰容。相比之下,一些小城市的动物园,把动物放在水泥地上、关在笼子里,再搞动物表演,抬高门票价格,这些我觉得都是做得很不到位的。” 小孩子如此喜欢动物又知道保护动物,这个妈妈是怎么做的呢?听过妈妈Lily的回复,发觉她不仅回答了问题,还为我厘清了对“动物保护”的诸多认知。 大象在这里绝迹后,它们爱吃的藤本植物开始肆无忌惮地生长,拽倒一棵棵大树,成为危害雨林的因素之一。而这片雨林控制着卢旺达70%的降水,所以未来可能整个国家环境都会受到影响。 他央求妈妈让自己养小猫小狗,都被妈妈拒绝了。妈妈跟他谈了“对一个生命负责”“你能否照顾好它,为它放弃旅行”后,他接受了这个结果。 ▲ Lily作为野生救援志愿者参与大象保护的活动,儿子小M也参加了活动。 小M之前就对珍妮·古道尔有一些了解,一发现救助中心可以认养黑猩猩,马上要求缴费认养。缴费之后,儿子拿到了证书和几个小纪念品,只是,这里不会定期给你反馈黑猩猩的情况。 “参加几次活动、或者去非洲旅行等等,单独看,对孩子而言都没有什么根本的改变,关键是家庭环境对他的长期影响。” 之前,他跟父母去广西北海旅游,餐桌上是一盘他从没见听说过的荤菜,他问妈妈:“这是需要保护的动物吗?”他记得妈妈说过,有的动物需要保护,是不可以吃的。 马路中间看到小动物,孩子也愿意把它挪到路边上,“他知道生命是很可贵的东西”。但有时也让Lily啼笑皆非——Lily在家灭蚊,儿子却让她先停下:“妈妈你为什么不把蚊子放出去,干嘛非打死它?” 小M的疑问让Lily一次次啼笑皆非,不过,每一次措手不及之外,Lily也在不断反思、修正自己对动物保护的认知。而她无比确信的是,保护动物已经深入孩子内心。 转载需转载文章,请在文中留言,并附贵号介绍,我们会联系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夏天,Lily在家灭蚊,他问妈妈:“妈妈不是说要保护动物吗?为什么你要把蚊子打死?开门放它出去不行吗?” “好的动物园很注重动物福利,会把丰容(丰容,动物园术语。在圈养条件下,丰富野生动物生活情趣,满足动物生理心理需求,促进动物展示更多自然行为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的总称)做得非常好,尽可能去展示动物自然的行为状态。 Lily夫妇都是上班族,大多数时候没有老人帮着带孩子。“我觉得养动物责任太大了,特别是养猫猫狗狗,一下就十几年,还是很影响日常生活的。” 2013年时,Lily曾在肯尼亚内罗毕的小象孤儿院(The 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Trust)认养过一头小象Barsilinga。除了第一次缴纳50美元外,每年在网上续费50美元,直到小象长大,离开孤儿院,被送到察沃国家公园。 第一次身处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中,Lily深受震撼甚至无所适从:“以前只知道不用象牙制品、保护大象,从那时开始,我真切了解到每一个物种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保护一个物种,就是在保护生态链,保护一个区域的生态环境。” 每次孩子说要养动物,Lily都会跟他说:“如果你养动物的话,比如养狗,就应该每天带着它散步,养猫的话,就要给它清理屎尿,你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你要跟我们出去旅行的话,谁来做这些呢?” 仔细梳理对Lily的采访,她的回答让我在激动和愤慨之后,慢慢平静下来。作为一个普通妈妈,除了传递给孩子“保护动物”、“尊重生命”的理念,如何不让“理念”刻板化、极端化? 在Lily家,儿子从小就知道爸爸妈妈经常去非洲,他们在家经常讨论关于动物的事情;家里有很多妈妈在非洲的摄影作品,妈妈经常给他看照片、看书,讲讲关于非洲野生动物的故事,讲讲生态链;妈妈带他参加一些关于动物保护的活动,比如“为大象奔走”;5岁时,他终于第一次踏上了非洲,去年又去了第二次…… 2010年,Lily度蜜月时第一次去非洲。此后,她就对那片土地着了迷,除了怀孕、哺育孩子,几乎年年都去。 2019年2月,被称“象牙女王”的中国籍女商人因走私象牙在坦桑尼亚被判15年,前鲁能功勋主帅下课执教巴甲传统豪门仅7个月。2000年至2004年期间,她伙同两名坦桑尼亚男子走私860件象牙,受害大象多达400头。 孩子一听说会影响旅行,基本也就放弃了。“养宠物需要花大量精力,等你觉得你能够对宠物负责的时候,你再养。” 裙带菜:家有9岁闺女和4岁儿子,童书妈妈编辑,曾做过新闻网站编辑、时尚杂志编辑。 为什么带孩子去看动物呢?Lily认为,这是认识动物、了解自然的一部分,是一种学习知识的途径。所以,眼前动物的行为越真实越好。 “我们通常所说的动物保护,并不是坚决保护所有动物。我不太理解这后一种极端的博爱。如果你不吃任何动物,只吃蔬菜的话,那你知不知道,为了种植蔬菜要杀死很多虫子呢?” 中国是世界象牙消费的第一大国,因此,非洲向导会特意向中国游客传递大象保护的一些理念。 Lily通过网络分享自己在非洲的所见所闻,得到了上万次点击。2014年1月,她的书《一生一次的假期:走,去坦桑尼亚度蜜月》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关于坦桑尼亚的旅游著作,当时的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还为该书作序。 虽然在此之前,她也知道应该保护大象、犀牛,但并没有特别留意。一次次非洲之旅后,她对野生动物有了更多了解和情感,开始有意识地想要去保护这些动物。她谈到特别多的,是大象。 “《狮子王》中辛巴的爸爸跟辛巴讲‘狮子吃羚羊不是罪恶’。这是一个生态圈。我跟儿子说,人类是食物链顶端的杂食动物,你吃肉——尤其是养殖的动物,你打死蚊子,这些都不是罪恶。这跟尊重生命是可以并行不悖的。” “我好像也没做过什么特别的解释。他之前已经通过各种途径见识过真实环境下动物的自然状态,对那些违背动物天性的东西、那些不正常的行为没有多大兴趣。不仅是马戏团,去动物园、水族馆,我们也不看动物表演。” 孩子们对动物充盈着天然的喜爱,但什么才是“喜爱”的正确打开方式呢?如何理解动物和生命?让我们来听听Lily和小M的故事。 为什么动物园没有受到那么多抵制?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动物园是一个科普基地,是我们认识动物、了解自然的场所。 “他跟我们俩一样都很喜欢野生动物,保护动物已经成为他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举个例子,我们出去旅行的时候,看到我们从没吃过的东西,他就会先问:‘这个是保护动物吗?’他知道被保护的动物是不能吃的。” 她跟孩子日常讲到的动物保护,通常都是保护濒危野生动物,也就是物种保护。在跟孩子沟通的时候,除了保护动物,她也会讲到物种对生态链、生态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等等。 2017年,儿子的第一次非洲行从肯尼亚入境坦桑尼亚,Lily在行程中特意安排了去内罗毕的小象孤儿院,顺便又认养了一头小象。(也可以在线认养,感兴趣的读者请查看其网站了解详情:) 2014年2月,她和老公一起去卢旺达旅行。在纽格威雨林国家公园(Nyungwe Forest National Park)门口,她看到了一个大象的头骨——1999年,在这片雨林中被猎杀的最后一头大象。 版权信息:本文根据对Lily的采访内容,由童书妈妈编辑裙带菜整理而成。转载请后台联系。 如果家里人都爱看书,那孩子也一定会喜欢;如果父母热爱运动,那孩子自然也会喜欢运动……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让大象回来。但引进大象这样一项系统的复杂大工程,对于卢旺达这样缺乏资金而又急需发展经济的国家而言着实不易。 孩子们总是对“萌宠”欲罢不能,更何况Lily的儿子特别喜欢动物呢!云南的红嘴鸥、马来西亚的海龟和大葵花鹦鹉、肯尼亚的黑猩猩……床上堆满了他旅游带回的动物毛绒玩具。此外,他还也多次央求妈妈养猫养狗,只是一直被妈妈回绝——除了养过一阵子蚕。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马拉维建筑
缅甸明星
坦桑尼亚科学
阿根廷联赛